风光之于山顶

有些人,有些事,只是存在,就足以安慰所有的等待和辛苦

“hey,leo,你刚刚为什么和迪玛利亚一起拉伸不和我一起啊,我感觉受到了遗弃。”
“别闹,昨晚睡太晚了,今晚不挨着你睡了。”
“不行,现在是冬天,你一个人睡多冷啊,我得让你暖和”
“emm……”

“嘿,你想在半夜吃冰淇淋,找我就对了。”Tony说,Steve从睫毛下朝他笑了笑,Tony狂乱地想着,如果他的生活是一部电影,Steve应该会靠近吻他,他的帽檐碰到Tony的额头,他的嘴唇凉凉的带着巧克力的味道。

但Tony的生活并不是一部电影,或者就算是的话,肯定也不是“那种”电影,所以Steve只是把他的餐巾纸扔进长凳旁边的垃圾桶里,站起来,用手背抹抹嘴。

“回家?”

“好啊,”Tony说。

http://www.mtslash.net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44748&mobile=2

时间你好

我的天呐

祝长生:



梅西:每天晚上我都要哄奥古斯丁(梅西的侄子)入睡,一开始我的办法是唱摇篮曲,但哥哥和嫂子经常会忍不住笑我,甚至奥古斯丁听到我唱歌反而不睡了,也跟着笑。后来我就不唱了,只抱着奥古斯丁来回踱步,轻轻地摇晃,哄他入睡,他一会儿就能睡着。有一天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,但不是现在,我还太小。——《世界体育报》2005年


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【盾铁】小幸运23(完结

阿浓:

23


 


 


 


Steve给Tony打了电话,没人接。他叹口气放下手机,看着上面长长的一串通话记录,没一个拨通的。


 


他没精打采地呆坐了一会,然后拍拍脸站起来,去电脑旁边给Natasha写回信。Steve坐着想了很久,才开始慢慢打字:


 


 


 


亲爱的Nat:


 


你的小象真的太可爱了,她很漂亮,希望有机会我可以见到她。你给她取名字了吗?或许叫Tamara?(这是我给我的哈雷取的名字)


 


有件事想和你说。虽然我无比期待和你的见面,但是可能当你照顾好你的小象回来时,我应该已经出发去别处旅行了。我很抱歉没有等到你回纽约,但是我们总会有机会再见面的。


 


 


他写到这里,停了一会,不确定是不是要说实话。Steve不知道Natasha知道多少年少时Tony的事情,但是那两个人关系一向很好,而且她是个值得信任的朋友……


 


Steve下定了决心,便继续写。


 


 


好吧,我得承认我搞砸了。我逼问Tony以前是不是喜欢我,还告诉他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就知道他曾经打工帮我赚学费的事情。Tony非常生气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生气,但是他看起来要哭了。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,我没有任何侮辱的意思,我只是很着急。


 


 


Steve写完这一段,又重新读了一次,感觉说得不是很清楚,只好继续。


 


 


我猜我问他的时候,表现得像个混蛋。Tony虽然小时候脾气就不太好,但是他对我这么生气我还是第一次看见。我发誓那些问话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想让Tony承认他爱过我,因为看起来他现在已经不再在乎我。


 


其实我知道已经过去了十年,再多的感情也会消失。但是我们上大学之后,我再也没能联系到他,你告诉我Tony打工帮我赚学费时,我还在计划着怎么提前加入大学的橄榄球校队。那个时候我有很多话想和他说,想给他一个拥抱,想对他好,就像他对我那样,但是这些根本没有来得及实现,Tony就不见了。现在当我们再次相遇,我却因为太想抓住过去而搞砸了一切。我为什么不早点明白呢?过去并不重要,现在才重要。


 


 


Steve深吸了一口气,觉得一直堵在心里的烦闷之情消散了一些。他太需要找个人说说这些了,他快要憋死了。


 


 


所以,是我的错。Tony不再接我的电话,无论我打过去多少次,他都不接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Nat。或许我应该去旅行,给我们彼此一点时间,等我回来的时候,会完全抛弃掉过去,和Tony重新开始。从做朋友开始。


 


我在出发前会和你联系的。或许我能去肯尼亚看豹子,再去找你和你的小象:)


 


 


Steve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他写完之后,没有再读,直接点了发送。Steve感觉到了轻松,承认Tony不再喜欢自己这件事比揪住不放要好得多,Steve知道不能要求更多,他可以从朋友做起,就算是Tony不再喜欢自己,也不应该感觉不甘或痛苦。


 


Steve深吸一口气,离开了电脑,坐到了沙发上。他从旁边拿过自己的包,翻开,护照,银行卡和现金都有。于是他自言自语地说:“——好吧。”


 


然后他拿起手机,打开Tony做的软件,开始认真地选择目的地。心情那一栏里Steve写上了‘平静’,然后好好写下预算和时长,最后点了‘给我建议!’。


 


屏幕上显示出了桑给巴尔石头城,在坦桑尼亚。Steve简单读了一下简介,觉得挺好。他可以顺便去找Natasha,反正都在非洲,他有很多时间。


 


Steve的手指在机票请点我的按钮上面逡巡了半天,最后终于按了下去。屏幕上的画面再次闪了一下,这次出现了一个问题:想约别人和你一起吗?


 


Steve一愣,看着下面的YES/NO回不过神来。他不知道Tony设计这个是什么意思,这看起来好像一个恶作剧。


 


Steve咽了一口口水,慢慢按到了YES上面。


 


手机画面再次变了。这次出现了一个号码,上面写着:Steve,我有时间,可以陪你去!


 


Steve的心快要跳出来了。他隐约觉得那号码眼熟,但是却不愿意想那么多,只迅速按下了拨通,然后把手机贴在耳朵上。


 


电话里响了两声,Tony接了起来。“……Hello。”


 


Steve张张嘴巴,半天没有发出声音。Tony也不说话,只是安静地等待着。


 


两个人沉默了好久,Steve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:“……这是你上学时候的号码。我想起来了,我以为你注销了——”


 


Tony安安静静地打断他:“我只是临时注销,后来还用的。”


 


Steve想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但是又觉得自己没资格问。


 


Tony等了一会,见他没说话,顿了顿又说:“……所以你决定了吗?邀请我去旅行?”


 


他说得风淡云轻,似乎无所畏惧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Steve却听出了Tony语气里的忐忑、退缩、小心翼翼和对于这份迟到十年的邀请的期待。


 


“……是的,是的。”Steve垂下了眼睛,一瞬间觉得自己快要哽咽。“是的,Tony。我想要去环游世界,我希望陪伴我的人是你。”


 


那边没有说话。Steve咬住下唇,抓住沙发的边缘,低声说:“……谢谢你一直等我。这次换成我去找你,我们一起走。”


 


Tony在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,然后说:“——嗯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尾声


 


 


Natasha收到Tony的邮件时,正在写Tamara的治疗日记。她甩甩手,侧过身打开邮箱,一下子就看见了Steve和Tony的自拍。


 


他们的脸靠得很近,两个人都晒得黑黑的,正眯着眼睛对着镜头大笑。她把散落在脸旁的头发拢到耳后,也开始笑。


 


Tony只在下面写了短短几句话:


 


 


我们马上就去找你了,等着我们。


 


你问我的问题,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了。在我没有遇见Steve之前,我已经不再喜欢他,但是当我们相遇之后,我再次爱上了他。


 


还好这次不是我一个人,因为这次,他也在爱我:)


 


过几天见。


 


 


 


Natasha看着两个好朋友的照片,忍不住笑着说:“……好吧,过几天见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END


 


 


 


彩蛋:


 


 


Steve洗完澡出来,看见Tony正躺在床上看手机。他光溜溜地爬到那人身边,从后面抱住了他。


 


“看什么呢笑成这样。”


 


Tony回头给了他一个吻,嘴边还挂着笑容。“我找到了高中时候的邮箱,居然还能登陆。猜猜我看见了什么?”


 


Steve一愣,马上要去抢手机:“我——等一下,给我看看!”


 


Tony尖笑着滚到床的另一头,躲开了攻击。然后他看着Steve,眼睛里闪出了小恶魔一样的光芒:“——Tony,你还好吗?为什么不再登陆邮箱了?我很想你,有很多话想和你说,但是……”


 


Steve从头到脚都红了,扑过去把Tony压在床里:“啊啊,别读了,别读出来!”


 


Tony扔掉了手机,抬手搂住Steve:“嗯……知道你当时一直问我是不是喜欢过你的时候,我有多生气了吧?”


 


Steve低头咬他鼻子:“你就是报复我。还有我不生气,就是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

 


Tony闭上眼睛,哼哼着和Steve接吻。“嗯……我邮箱里还有很多呢,大概一百封吧。我们可以找一天把它们打印出来,我要贴在墙上。”


 


Steve轻轻咬住他的下唇,呢喃着说:“好……只要你开心,怎么都好。”


 


Tony呻吟了一声,Steve吻上他的脖子:“我爱你。”


 


“……我也是。”


 


 


 


FIN



【盾铁】小幸运21-22

阿浓:

21


 


 


 


Tony的手机响了,他看见Steve的名字,就又把手机扔到了一边。他仰面躺在床上,定定地望着天花板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 


一边的电脑上是邮箱界面,上面有一封邮件。


 


 


 


亲爱的Tony:


 


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,我也很想骂Steve是个傻瓜,或者白痴,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一些,我会做一百次。


 


我并没有替Steve说话,但是我感觉,或许他并没有揭你伤疤的意思?问你曾经是不是喜欢过他,我觉得正常来说,这应该不会让你感觉到难堪。你还记得数学课上的Henson吗?我九年级的时候喜欢他喜欢到要爆炸,但是如果现在我们相遇,我绝对不会感觉不自在或者难堪或者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。


 


哦Henson,是我啊,Romanoff。我小时候喜欢过你,天呐,我那个时候的品味真是糟透了。


 


这大概是我对那段时期的全部回应了吧。


 


我并不是说你反应过度或者情绪失控什么,我保证没有。但是Tony,你对Steve的逼问反应如此激烈,这本身就很奇怪,不是吗?你太激动了,在给我的邮件中出现了至少10个拼写错误,还有一大堆语法问题,这让我感觉担心又好奇。


 


好吧,我承认告诉Steve你打工帮他攒学费的事情不对,但是这是你为他做过的事情,他有权知道。所以回到现在的问题上来,你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呢?


 


你知道我想问什么,Tony。你总是用各种办法掩饰自己的心情,十一年级的时候出了那件事情也是,你什么都不跟我们说,全都一个人扛着。而现在十年已经过去,你居然一点都没变。虽然在你给我的邮件中,处处透露出你已经不再喜欢Steve了,但是我还是想问:你还喜欢他吗?你还记得你曾经那么喜欢他吗?


 


请你好好想清楚再回复我,好吗?


 


 


爱你的Nat


 


 


 


这封邮件保持着刚刚打开时的样子,Tony没有点回复。他的手机上已经有了24个未接来电,但是Tony依然感觉自己怒气冲冲、无法平静。


 


他知道自己不应该也没有理由生气,但却依然控制不住。在Steve问自己是不是喜欢过他的时候,Tony想起了曾经那种就算得不到回应也不顾一切的心情。


 


但是他现在已经长大了,学会了保护自己,小时候那样一心一意的喜欢早就不可能复制。Steve的追问让Tony感觉似乎又回到了曾经:他喜欢他,但是他不知道。


 


为什么要问我呢?不要问了,我不想承认。


 


Tony烦躁地翻了个身,用被子盖住了脑袋。


 


 


 


22


 


 


 


Steve担心地看着Tony,那副样子好像怕他一碰就碎了。


 


Tony仰起脸,对他露出一个笑容:“干嘛啊,我只是一个月没来上学,就不认识了?”


 


Steve摇摇头,说:“不是……就是,感觉你看起来不太好。大家都说你爸爸出事了——”


 


“没事,别担心。”Tony依然微笑着,“我这不是回来上学了嘛。有事情我就和你们说了,真没事。”


 


Steve又探究地看了他一会,实在看不出来Tony说得是真是假,只好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。“你可把我们吓坏了,联系不到,所有人又都在说你爸爸,嗯,反正就是不好的话,大家都很担心。”


 


Tony开玩笑一般地指指自己的脸:“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?别乱猜啦,要是真的出事了我会告诉你们的。”


 


Steve瞥了Tony一眼:“……你看上去糟透了。”他实话实说,“脸色很差,整个人没精打采的。”


 


“哈哈,跟你三个月前一样?”Tony晃了晃腿,“Peggy刚毕业的时候你也没精打采的,哎哟,失恋的痛苦。”


 


Steve嘶了一声:“这不一样,你看上去更糟糕。”


 


Tony打了个哈欠,“可能没睡好吧,我家换床了,我认床,没适应。”


 


Steve没搭理他的胡说八道,依然执着地追问:“那你为什么这一个月都没来上课?我们给你打电话也不接。”


 


“我出去旅行啦。”Tony做出了一个飞的动作。“到处玩一玩,所以睡不好。我真没事,别担心了。”


 


他已经说到这个份上,Steve也不好再问下去,顿了顿只好说:“……好吧,如果需要帮忙的,一定和我说。”


 


Tony对他做了个鬼脸:“嗯,我会的。”


 


他俩颇为尴尬地坐了一会,Tony再次轻轻开口:“嗯……Steve?”


 


“嗯?”Steve转向他。


 


“我可能,嗯,我可能大学毕业之后不能去环球旅行了。”Tony低着头,故作轻松地笑着说。


 


Steve有些奇怪:“为什么?你不是一直在计划这个吗?”


 


Tony抠着手指,沉默了一下才说:“——就,不想去了。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,相比之下,环游世界也没有那么重要了。”


 


Steve扭过身子,转向他:“可是你一直很期待这个——”


 


“总之就是,不去了。”Tony揉揉眼睛,“……也找不到陪我去的人。生活又不能总是按照我们希望的样子前进,不是所有的计划都会实现。”


 


Steve眨眨眼睛,似乎没明白Tony的意思。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,最后说:“……好吧,但是你的计划可以延期,环游世界总会实现的,等你想出发的时候,随时都可以。”


 


这句话似乎安慰到了Tony。他的笑容大了一些:“好。等我们长大了,如果你突然有一天想去旅行,叫上我?我们一起去。”


 


Steve笑起来:“好,还有Thor和Bucky,我们一起。”


 


Tony对他笑笑,张张嘴说:“……嗯。”


 


 


 


TBC

【盾铁】小幸运19-20(学院au

阿浓:

19


 


 


Steve收到Natasha的邮件时,正在准备一家公司的面试。那家公司招聘美编,Steve就开始整理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,打算和简历一起发过去。


 


他正弄着,那边邮箱就响了。Steve立即打开来看,第一页就是一张他们上学时候的照片。


 


Steve一愣,马上认出照片中开怀大笑的那个人是自己,身边的Tony脸上都是冰淇淋,正在一脸茫然地看着他。他们手里还拿着爆米花,Steve手里的冰淇淋有一半已经没了(很可能在Tony脸上)。


 


他盯着照片看了好久,试图想起这是怎么回事,最后失败了。不过他被照片上年轻的自己和Tony吸引住了,那个时候他们看起来无忧无虑,可以因为一个冰淇淋就心满意足。


 


他往下翻翻,开始看Natasha的邮件。


 


 


 


亲爱的Steve:


 


看我找到了什么。还记得这张照片吗?这是我们毕业前两个月的时候拍的,你想把冰淇淋递给Tony,但是Thor不小心撞到了你,所以冰淇淋全都抹在了Tony脸上。


 


天呐,那个时候你看起来真年轻。当然了,我也很年轻(我现在也很年轻)。


 


我回国的日期要延迟啦,我遇见了一头受伤的小象,伤势很严重,没办法就这样回去,需要好好照顾她到痊愈才行。医生说她的伤要至少一个月才能养好,这期间她没办法觅食,只能靠我照顾她。


 


[图片]她是不是很漂亮?她现在已经把我当成妈妈了,这种感觉真奇妙,又很开心。


 


我和Tony已经联系上了,他看起来还挺忙的。你不要拖他出去走一走吗?你有没有告诉他,你已经知道了他高中时打工的钱都给了你?(别说是我告诉你的)努力约一下Tony嘛,你上大学的时候就说过了要好好对他,可是当时已经联系不到他了,那从现在开始也不晚。


 


PS:如果你们俩要去旅行,我建议你们来肯尼亚。附件里都是我去那里拍的照片,你们俩可以去看豹子。


 


PPS:Tony说过他喜欢豹子。


 


 


爱你的Nat


 


 


Steve打开了附件,里面都是草原和动物大迁徙的照片,有几张就好像Natasha跟在它们屁股后面拍的。他看的时候一直忍不住笑,想象着如果和Tony一起去这里,会是什么样。


 


他看完了Natasha的照片,想了想又拿过手机,打开了Tony给他做的那款软件。


 


Steve觉得心里很闷。他没有勇气问Tony是不是想和自己出去旅行,因为Steve直觉那人不会答应的。他还记得在很久以前,在他们还年轻时,自己无论和Tony说什么做什么,都不会思前想后患得患失,因为他知道Tony总会答应他的,总是这样。但是现在呢?当Steve想要理顺他们之间的关系,甚至想搞清楚Tony到底是怎么想的时,却畏缩着不敢前进。大概他潜意识里就知道自己会被拒绝吧,因为他们都不再是十年前的自己了,Steve再也不会毫无顾忌地让Tony陪他去做任何事了。


 


他叹口气,低着头盯了手机半天,最后在心情那里输入了[失恋],然后把其他乱七八糟的填一填,再按下[给我建议!]。画面闪了一下,变成了一扇窗户的照片,接着下面多了一行小字:在家睡觉吧。时间总会治愈我,在我喜欢他的时候,他喜欢别人,这是正常的事,每个人都会经历。但是出乎意料的是,我居然不想出去旅行。在家睡觉吧,反正第二天依然会见到他。


 


Steve一下子屏住了呼吸,看着这行小字移不开眼睛。


 


 


 


“这是我们毕业前的照片。”Steve递给Tony一张照片,笑着说,“还记得吗?那天我们打算一起去Thor家看电影,半路上我买了爆米花和冰淇淋。”


 


Tony一脸好奇地接过照片,一看见上面的Steve和自己,就马上有些不好意思地大喊:“我的妈呀,太羞耻了太羞耻了!那个时候我这么年轻!”


 


“才十二年级嘛。”Steve晃了晃腿,脸有点红。“你小时候头发也有点长,还自然卷。”


 


Tony傻笑着看着照片,嘴巴都要合不上了。“你还留着我们以前的照片啊?你现在可比小时候壮多了,现在跟牛一样。”他拿起照片,在Steve脸旁边比划了一下。“哎呦,小时候你看你脸多小啊,现在脸都变大了。”


 


Steve弹了一下他的手,笑着说:“我们那时才多大,我上学的时候也不太高啊,脸上还有痘痘呢。”


 


Tony还在看着照片,一直说:“太有意思了,你好小啊看起来,我都忘了你这么年轻的时候了。”


 


Steve坐在旁边等了一会,等Tony终于不太执着于那张照片了,才慢慢说:“……我有个事想问你。”


 


Tony看了他一眼,又低头盯着照片。“嗯?”


 


Steve想了一下,斟酌着字句开口:“嗯……你十年级的时候说想去环游世界,然后又说给自己做了一款软件,帮你选择目的地。”


 


Tony一顿,立即看起来有些紧张:“……我说过吗?”


 


Steve点点头。“不知道为什么我记得很清楚。你帮我设计橄榄球训练计划那个软件的时候,随口说过的。”


 


Tony不受控制地看了一眼Steve的手机,又强迫自己移开目光。“——呃,哦,是吗?”


 


Steve拿起手机,声音闷闷地说:“……其实一直没跟你说,最近我心情不太好。”


 


Tony似乎还是很不自在。“你怎么了?”


 


Steve耸耸肩。“刚回来,不太适应,再加上失恋什么的。”


 


Tony噎了一下,迅速扭过头看他:“……你恋爱了?”


 


Steve撇撇嘴:“没有。”


 


他说话故意说了一半,就停下来了。Tony果然开始抠手,抠完了又去抠椅子,整个人动来动去,仿佛怎么坐都不舒服。Steve又打开手机,Tony马上转过头去看。


 


“这是你给我的设计的软件,是吧?”Steve又问。


 


Tony张张嘴,没什么底气地说:“呃——就,算是吧。就是我自己以前也用过几次,只有几次。”


 


Steve歪着脑袋问:“什么时候用的?小时候吗?”


 


Tony心虚地说:“嗯。”


 


Steve心平气和地说:“然后你稍微修改了一下,就送给我了是吧?”


 


Tony低下头,咕哝说:“我都不记得以前跟你说过我开发了这个软件……”


 


Steve笑起来,摸着屏幕又问:“你修改了哪里啊?”


 


Tony抓起了照片,又放下来,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。“就是更新了一些目的地的资料什么的。”


 


他说完,可能是觉得自己太被动了,于是语气突然又严厉了起来:“怎么啦?这个软件虽然是我小时候开发的,但是我自己也基本没有用过啊,我是想找到愿意和我一起去旅行的人的时候,我们一起用的。现在送给你你还不满哦?不想要就还给我!”


 


他伸手要去抓Steve的手机,却被Steve一下子躲开了。他把手机举在半空中,开始柔声说:“……在家睡觉吧。时间总会治愈我,在我喜欢他的时候,他喜欢别人,这是正常的事,每个人都会经历。但是出乎意料的是,我居然不想出去旅行。在家睡觉吧,反正第二天依然会见到他。”


 


Tony的动作一下子停了。


 


Steve慢慢靠近了他,鼻翼几乎触碰到了Tony的额头。“……这是你曾经的心情,被写进了这个软件里。”他垂下眼睛,低着声音说。“——你自己大概都忘记了。可是我很想问,你喜欢过我吗?Tony?你喜欢过我吗?”


 


Tony没有说话。Steve叹息了一声,慢慢伸出胳膊,小心翼翼地握住了Tony的手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20


 


 


 


“所以你去CCA了之后,也会打球吗?”Tony坐在高台上,晃着腿问Steve,“或者参加比赛什么的,去吗?”


 


Steve喝了一口果汁,看着周围人在吵吵闹闹地喝酒或者跳舞。他俩在舞池旁边呆着,Steve站在Tony身边,因为太吵所以没听清他在说什么。


 


“啊?你再说一次!”他抬起头贴着Tony的耳朵说,“实在太吵了,我没听清!”


 


Tony只好俯下身,咬着Steve耳朵说:“我问你!你去了CCA之后,还会继续打球吗?”


 


Steve笑着对他点头:“当然!当然啦。——老天,是谁把毕业聚会选在这种地方的?真的吵死啦。”


 


“聚会的地方都这样!”Tony靠着他说,“你很少来吧?等我们满21岁了之后,就可以去酒吧了,那里还好一点!”


 


最后一句话因为其他人突然欢呼起来,所以Steve一个字都没听清。他指了指耳朵,无奈地耸耸肩。Tony还想说什么,Thor从人群中挤了过来。


 


“伙计们!我们在那边玩游戏,你们俩来不来?”他随手指了指身后,“Clint偷偷买到了酒,我们可以兑果汁喝!”


 


Tony立即露出厌恶的神情:“酒兑果汁?这太恶心了!我才不喝呢!”


 


Thor哈哈大笑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。“说是游戏输了的惩罚!过去看看吧,刚刚Clint和Sam还接吻了!”


 


Steve起哄地吹了个口哨,Tony跳下了高台,三个人一起回到了他们的小群体中。


 


他们还没到年龄,是不可以喝酒的。但是Clint面前摆了四罐啤酒,有两罐已经打开了,Tony拿起来晃晃,空的。Steve坐了下来(Tony犹豫了一下,最后离他远了一些,坐在了Bruce身边),大声问Clint:“你怎么买到酒的?他们没有跟你要驾照吗?”


 


Clint拍了拍Thor:“我们俩演了一出戏!我们装作谈论公司里的工作,虽然我他妈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!”


 


大家一起哄笑起来,Tony也笑,然后指着啤酒罐问:“谁偷喝了?好东西要分享!”


 


Natasha翻了个白眼。“他们刚刚在玩Shotgunning,Scott八秒喝完了一罐!”


 


Shotgunning是个喝酒的小游戏,Tony注意到Steve有点茫然,就大声跟他解释说:“在啤酒罐下面扎个小眼,然后拉开拉环,酒就从下面的洞里喷出来了!”


 


Steve了然地哦了一声,对Tony竖起大拇指。


 


Clint明显非常兴奋:“十秒之内喝完!慢的人要满足大家的愿望!”


 


Steve立即一脸跃跃欲试。Thor马上拿了一罐新啤酒递给他,于是他用钥匙在下面扎了一个小孔。


 


“还有谁想比?赢了有奖励,输了要受罚!”Sam大声说。


 


Natasha拐了Tony一下,Tony腰板一下子挺直了,说:“呃。”


 


不过他的声音在吵闹的环境里太小了,没人听见。他又等了一秒,见没人去拿,就深吸一口气,说:“我来吧!”


 


他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拿起另一罐啤酒,Steve隔着桌子把钥匙扔给了他。Tony也钻了一个孔,然后两个人一起把嘴巴贴在了小孔上。


 


“我说三二一,你们就同时拉开拉环,好吗?”Thor站起来,做出了裁判的姿态,“谁快就算谁赢,没有问题吧?”


 


Tony摇了摇头,余光瞥见Steve一脸认真。


 


Thor抬起手,大声说:“三——二——一!”


 


Tony拉开了拉环,啤酒迅速从小孔中喷涌而出,灌了他满嘴。他有些紧张,开始两口喝的很不顺畅。刚刚Clint说赢了的人有奖励,他想要那个奖励。他想赢过Steve,然后拿着奖励作为毕业前最后的礼物,送给自己。


 


Tony讨厌毕业,非常非常讨厌。


 


他拼尽全力喝掉凶猛灌进来的啤酒,但是可能因为太紧张了,所以好几口都喝到了空气。时间仿佛只过了一秒,他听见Thor宣布说:“Steve喝完了!!”


 


所有人都开始鼓掌吹口哨,Tony闭上眼睛,又大口喝了几口,终于喝完了。


 


Bruce看看表,说:“Steve七秒八二,Tony九秒。”


 


Clint指着Tony大笑:“输家!要惩罚!”


 


Natasha跟着喊:“输家!要惩罚!”


 


Tony放下瓶子,认输地举起手:“好吧,好吧伙计们,你们想要什么?今天我请客?”


 


Natasha眯起眼睛,露出狡黠的目光:“那太简单了。亲一口Steve吧,输了的人亲赢了的人,很公平。”


 


Steve和Tony一愣,互相看了一眼,又马上移开目光。Tony强忍住紧张和害羞,大笑着拒绝说:“不——天呐,不,我不亲朋友!”


 


但是已经晚了。所有人都起哄着拍手:“亲一个!亲一个!亲一个!”


 


Tony不安地偷看了Steve一眼。那人一开始还笑着推了Thor一把让他闭嘴,但是在大家的叫嚷声中,他就不说话了,只看着Tony笑。


 


Natasha推了他一把:“去亲!不要输不起啊Stark!”


 


大家又开始喊:“亲!亲!亲!”


 


Tony无奈地摊开手,无辜地看着Steve。Steve站了起来,说:“啊,Hi……”


 


所有人都疯了一样把他俩往一起推。Tony很确定除了Natasha,其他人都只是在看热闹,但是他依然觉得自己在发抖。


 


这真的很神奇,他虽然输了,却得到了想要的礼物。


 


两个人被身边的朋友推着绕过了桌子,面对面靠在一起。Tony装出一副没办法的样子:“……天呐,他们太疯了。”


 


Steve赞同地点点头。“是啊,不过这挺好玩的,我喜欢这个游戏。”


 


Tony揪着裤子,努力做出一副大大方方的样子。“哦——嗯,你要闭上眼睛吗?”


 


“如果你亲我的嘴巴,我就闭上眼睛。”Steve小声说。


 


其实周围这么吵,Tony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但是他居然看懂了那人的意思,还有他低下头时,眼睛里的闪闪星光。


 


Tony垂下眼睛,慢慢靠近Steve,喃喃地说:“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
 


他微微仰头,吻上了Steve柔软的嘴唇。那人长长的睫毛划过了Tony的鼻梁,接着便不再动,只开始认真的接吻。


 


Tony慢慢闭上眼睛,抓住了Steve的胳膊。他在这样温柔的亲吻中想,就这样毕业就很好了,他得到了想要的东西,就这样,已经很好了。


 


 


 




TBC

【盾铁】小幸运17-18(学院au

阿浓:

17


 


 


Tony想了三天,才下定决心给Natasha回邮件。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断开和大家联系这件事,但是曾经的他是如此的信任Natasha,信任到甚至可以告诉她自己喜欢Steve。现在这么多年已经过去,Tony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可以像小时候一样,什么都能说。


 


他考虑了很久,最后决定给Natasha回信。Tony本来就不擅长如此直白的表达方式,所以邮件写了好几个小时,才写好。


 


 


亲爱的Nat:


 


你还和小时候一样,我一打开邮件,仿佛就能看见你怒气冲冲地对着我大喊大叫,火红的头发就跟你的脾气一样,一碰都要烫到我了LOL。冷静,冷静,好吧,我知道我该解释的,我需要解释,所以不要生气了。


 


我很抱歉毕业之后,就和大家断开了联系(我知道这句话我已经写过好几次了)。其实也不是所有人,我和Clint、Bruce还有联系,他们俩现在都在FBI,是不是很厉害?Clint昨天还给我打了加密电话,说他要去执行一个神秘任务,但是绝对不可能告诉我。老天,就好像我想知道似的。


 


哦我跑题了,抱歉。好吧拉回来。我的近况怎么样呢?我继承了我爸的公司,大学毕业之后我就接手了这里,每天为它奔波忙碌。我知道,我知道,不是我想要的生活,但是我已经学会了妥协。其实现在公司已经基本稳定下来,如果我重新开始曾经的梦想(你还记得吗,环游世界那个),是可以实现的。但是可能人长大了之后,对于曾经那么执着的事情已经看淡了。我小时候无比期待着可以走过沙漠,森林,高山和海洋,但是十年之后,我想起这些,却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冲动和期待。


 


我知道你想问什么。我不甘心过,但是现在已经接受了这一切。在我上大学时删掉了一切联系方式的时候,就已经做好准备了。我爸去世,我理所当然要扛起他留下的一切,我不想要别人的同情,这是我的选择,我不后悔。


 


好啦,跟你说了我的情况,接下来该说说你的了。快回信!


 


PS:可能Steve已经告诉你了。对,我们又遇见了:)


 


PPS:他还和小时候一样好。天呐,我现在想起自己以前那么喜欢他,真觉得那个时候的我简直是疯了。


 


肯定是荷尔蒙的错:)


别告诉他我喜欢过他!LOL


 


 


爱你的Tony


 


 


Tony又读了一遍,感觉写得还行,既没有把自己写得楚楚可怜,也把原因大概说清楚了。他希望Natasha可以理解,那个时候Tony混乱又无助,他太年轻,也太冲动。


 


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删掉邮箱和电话,现在会是什么样呢?Tony揉揉脸,一边想着这样的可能性,一边按下了发送键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18


 


 


 


“如果你这次比赛赢了,想怎么感谢我啊?”Tony晃着腿问。


 


Steve正在学习操作新做好的软件(Tony给它取名叫愚蠢的橄榄球计划),信口说:“你想我怎么感谢你呀?”


 


Tony歪头想了想:“呃,我也不知道。”


 


Steve眯起眼睛笑:“那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,我保证什么都答应你。”


 


Tony眼睛亮了一点:“什么时候都可以吗?”


 


Steve晃晃脚:“有效期十年。”


 


Tony追问:“那我们毕业之后也可以?上大学了也可以?”


 


Steve点着屏幕,笑吟吟地说:“是的,是的,天才。”


“那么哪怕我在MIT,你在CCA,如果我突然想到你要用什么报答我了,你也会来吗?”Tony又问。


 


Steve被他的话逗笑了。“天呐Tony,好吧好吧,我可以给你写个保证书什么的。十年之内,你提的任何要求我都满足你。”


 


Tony心满意足地坐回了位置上,耳朵红红的。Steve扭过头看看他:“……你不会是要捉弄我吧?让我吃牙膏这样的事情我不答应。”


 


“谁让你吃牙膏了。”Tony白了他一眼,“这是个难得的机会,我一定要好好利用。”


 


Steve做了个鬼脸。“好吧,谁让你帮了我大忙呢。——哎,我在这里写计划就行吗?”


 


Tony凑过去,点了一下鼠标。“这儿是标题,然后这里你可以点进去……对,在这里可以安排队形,然后这里可以写战术要求,注意事项,颜色和重点线这边都能选。”


 


Steve认真听着,还拿起手边的小本子要记。


 


Tony打量了他一眼:“……你干嘛呢。”


 


“做笔记。”Steve老老实实地说。


 


Tony几乎要翻白眼了。“老天,这很简单的,把你的笔记本放下,这是我为你量身定做的老年人款软件,根本不需要笔记好吗?”


 


Steve又把本子放下了。


 


Tony点点头:“非常好。我保证说一遍你就懂了。最后你看见这个了吗?可以直接打印的,还可以自动生成表格和PPT,很简单的。”


 


Steve想去按鼠标,结果忘记Tony的手还在上面,于是一下子抓了上去。“我试试——呃,抱歉。”


 


Tony立即把手抽出来,感觉自己的脸都红了。


 


“没事,”他故作镇定地说,“你再来一次,看行不行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TBC

【盾铁】小幸运15-16(学院au

阿浓:

15


 


 


 


Steve渐渐重新适应了纽约的生活,他确定自己从里到外都已经安顿下来之后,就先给Thor、Bucky和Sam发了邮件报告近况,然后开始认真考虑是不是要出去旅行。


 


他不太想一个人去,但是Steve也很清楚,Tony是不会跟他去的。他踌躇了几天,最后终于再次给Tony发了一条短信:[今晚你有安排吗?:)]


 


Tony这次回复得挺快。[有,要去应酬。但是我明晚没安排,明天休息]


 


Steve赶紧说:[那明晚要不要一起出来吃个饭?我找到了九年级我们一起去的那家中餐馆,如果你明天没有安排,我可以预定座位:)]


 


Tony回得挺高兴:[真的?好好好,我还记得那家老板,希望他比以前瘦下来了。]


 


Steve咧开嘴巴,握住手机开始笑。他站起身,走到日历前,哈了一声。日历上面写着很多计划,在他退伍之前,军队中的军医建议他每天都可以定几个普通又容易实现的小计划,这样可以更快地融入到正常社会中。Steve拿起马克笔,把‘约Tony去Szechuan Gourmet吃饭’划掉,立即感觉到了心情愉快。


 


 


 


“你设计的软件总是推荐我去St.Ives小镇。”Steve夹起一块肉,放到自己的盘子里,“我在考虑要不要去那里了,我看了介绍,那儿非常漂亮。”


 


Tony咬着筷子想了想:“哦,英国那个小镇?那里确实很漂亮啊。”


 


Steve飞快地瞄了他一眼。“你去过?”


 


Tony耸耸肩,笑着说:“我小时候去英国玩过几次。”


 


Steve点点头,慢慢说:“嗯……我记得你上学的时候就去过很多地方了,还总是给我们买礼物回来。”


 


Tony做了个鬼脸。“我就是乱跑吧。哎,你觉不觉得这家店装修之后感觉没有我们小时候好吃了,可能厨师也换了吧。”


 


Steve抬头看看四周,赞同地说:“确实是……小时候来吃,觉得每道菜都好吃,那个时候我还不会用筷子,你倒是挺耐心教我来着。”


 


Tony笑着睁大眼睛,有些惊讶地说:“你——你还记得啊?我以为你忘了呢。你一直用筷子去扎肉吃,记得吗?Thor他们每次都笑你。”


 


Steve捂住脸:“哈哈,别让我想起来行么,太蠢了。”


 


Tony拿着筷子,在半空中啪啪夹了两下。“Stark筷子老师,您一生的好朋友。”


 


他俩大笑起来,Steve的嘴巴里甚至还有米饭。他捂着嘴仰起头,一边笑一边责怪着说:“别——别吃饭的时候做蠢事,我们的声音是不是太大了?”


 


Tony举起手:“好吧,好吧好吧,我很抱歉。”


 


Steve抹了抹嘴,把嘴巴里的东西飞快地咽了下去。“嗯。接受你的道歉,所以拿出点诚意嘛。”


 


Tony拖长了音:“我-请-客——”


 


Steve摇摇头,张张嘴想说什么,又没说出来。Tony挑起眉毛,警惕地说:“……你不会想要我请你两顿吧?你这是诈骗知道吗?”


 


Steve又摇头,憋了半天最后小声说:“——Tony,你能不能,呃,我是说你如果有时间……”


 


Tony一边吃一边嗯?了一声。


 


Steve深吸了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很自然地说:“……我是说,你要是有时间——”


 


他原本想说‘陪我去St.Ives小镇’,但在那一瞬间,他居然退缩了。那句真正想说的话在Steve的嘴巴里转了个圈,然后被硬生生咽了下去(他还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):“——我,我是说,一起去看超级碗?”


 


Tony愣了一下,笑容僵在了脸上。Steve一看他的表现,就立即慌乱起来:“没关系,我知道你特别忙,没关系,我只是问问。”


 


这回轮到Tony张嘴说不出话了。他掐着筷子沉默了半天,最后才说:“我很抱歉……”


 


“没关系。”Steve保持着微笑,“真没关系,吃饭吧。”


 


 


 


16


 


 


 


“你问过Bruce了吗?”Steve一边喝饮料一边问Tony,“有关你的梦想?”


 


Tony在笔记本上点来点去,写着一排排编码。“嗯?问他什么?”


 


“就是你的梦想啊,去环游世界。你不是说问他要不要一起吗?”Steve已经把饮料喝到了底,几乎只剩下冰块了。现在他只要一吸,就会发出令人心烦的噪音,听上去好像杯子在呕吐。可是Tony不说,Steve就不想停下来。“你说你想从墨西哥到秘鲁,记得吗?”


 


Tony把注意力从代码上分离出来了一点点。“呃,哦,那个啊,再说吧。不过最近我给自己做了一个软件,可以跟随我的心情选择目的地什么的,我打算以后试一试。”


 


“你真聪明。”Steve赞叹道,“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聪明的人。”


 


Tony瞥了他一眼。“……你不会是因为我帮你做这个橄榄球训练计划的软件,所以才夸我聪明吧?”


 


Steve立即说:“绝对不是,我保证不是。但是我好期待这个软件,做好之后,我就可以随便定制计划了,是吗?”


 


“是的,是的工作狂先生。”Tony翻了个白眼,转过脸看着屏幕,“真不知道你哪来的热情……不过看起来你已经完全不消沉了?”


 


Steve终于不再吸那点可怜的冰块了。“我什么时候消沉了?”


 


Tony哼哼了一声。“我们才放假了一个星期啊,Rogers。你忘了你三天前还在因为你女朋友毕业而郁郁寡欢?怎么这还没几天就这么高兴了?”


 


Steve一愣,有些惊讶地问:“……我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吗?呃,我前几天看起来很消沉?”


 


Tony耸耸肩,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着。“你看上去没精打采的。不过自从我给你买了巨无霸汉堡套餐,你就重新振作了起来。啧啧,巨无霸万岁。”


 


Steve立即坚定地重复了一句:“巨无霸万岁。”


 


Tony还是盯着屏幕,面无表情地又问:“哦,所以你和你女朋友怎么联系啊?邮件吗?”


 


“Peggy不是我女朋友。”Steve再一次反驳(Tony好喜欢听他说这句话),“不过我们还保持联系,没错。今天早上我们才通过电话,她假期要去法国玩了。”


 


Tony垂下眼睛,不过马上又抬起头来,继续写编码。“……哦。”他平淡地说,“真好,你干嘛不和她一起去?你也在假期啊?”


 


Steve拐了Tony一下。“别傻了,我要打工的,还有画画。今天下午还有球队训练呢,你来看吗?”


 


Tony敲击键盘的力道变得又重又狠。“我不去。我下午要打工,没时间。”


 


Steve颇为遗憾地说:“好吧……那你下次来吗?下次的训练在明天下午。”


 


Tony真想一脚踢死Steve。


 


 


 




TBC

【盾铁】小幸运13-14(学院au

阿浓:

13


 


 


“所以,介意说说你毕业之后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取消吗?”Steve躺在草地上,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。“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问问。”


 


Tony坐在他身边,罐装橙汁放在左手边,但是他一口都没喝(Steve买的)。“呃……我忘了。”


 


Steve小声说:“骗子。”


 


Tony笑起来,扭头看着Steve。“我们骑着哈雷跑了三十英里来到这里,你就想问我这个?”


 


Steve沉吟了一下,说:“……好吧,那我们可以暂时插播一下别的话题——我决定叫她Tamara,这名字怎么样?”


 


Tony扬起眉:“所以你承认她是个女孩儿了。”


 


Steve耸耸肩。“为什么不呢?我喜欢她。”


 


他充满怜爱地看了Tamara一眼,又转向Tony。“呃,虽然我这一路上已经说了无数次了,但是我还是想再说一次。谢谢,Tony,谢谢你。”


 


Tony哧哧笑起来:“不用谢我,这只是个道歉礼物。——但是你为什么叫她Tamara?我以为你会起一个更,嗯,更好听的名字。”


 


Steve枕着胳膊,问他:“比如说?”


 


“呃,比如Pamela,Phoebe,Prudence。”他随口说了几个名字,然后他顿了一下,笑着转向Steve:“——或者Peggy。天呐,你还记得她吗?你十年级的时候喜欢她。”


 


Steve听见Peggy的名字愣了一下,随即大笑起来:“哦天呐,Peggy,是的,是的,拳击社团的。我当然记得她,那个时候我对她有好感。”


 


Tony拿过橙汁,喝了一口。“嗯,她毕业的时候你还消沉了一个星期,记得吗?”


 


Steve歪着头想了想,有些尴尬地说:“呃……有点忘了。我们上十一年级的时候她毕业了,是吗?”


 


Tony点点头。“十年级的最后一个星期,你终于鼓起勇气约她出去,那个时候你还问我应该穿什么衣服,送什么礼物。”


 


Steve依然笑着,一边听一边摇头:“OMG,OMG。我都快忘记了,十年级,太久远了。”


 


Tony也笑,他已经好多年不愿意想起那段时光,只觉得触碰都会疼,但是现在过去这么久,他才发现原来都可以笑着说起那个年少的自己了。


 


“我知道你喜欢她,你的素描本里还画过她。”Tony张开胳膊,也躺在了草地上。“但是我不知道你最后有没有跟她表白,我没问过。”


 


Steve看着天空,认真回想了一下,说:“……好像没有。十年级的时候我确实对她有好感,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加深那种感情,她就毕业了。”


 


Tony也看着天空,喃喃地说:“真遗憾啊……”


 


Steve点点头。“那个时候有太多事情想做,每天都想过得不一样。我几乎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打球、画画和打工上了,简直像个工作狂。”


 


Tony没忍住喷了出来。“哎呀,原来你自己知道啊。”


 


Steve伸手推了他一下:“我当然知道。——不知道Peggy现在怎么样了,她那个时候是拳击队的队长,我总被她揍趴下。”


 


Tony晃了晃橙汁瓶:“试着联系一下嘛。和老同学喝酒的时候,告诉她‘我曾经喜欢过你’,你们俩绝对会一起大笑的。”


 


Steve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,笑得更开心了。“……确实是,小时候的喜欢好纯粹,只要想起那个人就会笑。”


 


Tony赞同地点点头。“对。就算难过,也觉得幸福。”


 


Steve眨眨眼睛,发了一小会呆,然后突然扭头看他:“……那你呢?小时候喜欢过谁?”


 


Tony马上又坐了起来,抬手把碎草从头发里拿出来。“我?我九年级的时候喜欢Gemma,后来又喜欢Michelle。好几个呢,有些名字我都记不住了。”


 


Steve小声说:“哦……”


 


Tony微笑着转过脸看他:“我们回去吧?好晚了,其实我还有工作没忙完。”


 


Steve看了他一会,最后嗯了一声,抓住了Tony伸过来的手。


 


 


 


两个人在下午的时候回到了市内,Steve把车开到了Tony公司楼下。Tony摘下头盔,递给了他,说:“我得上去啦,一大堆工作呢,忙死了忙死了。”


 


Steve笑着点头:“好。晚上有空么?”


 


Tony一愣,Steve赶紧说:“呃,我是说你有时间吃饭么?”


 


Tony转转眼睛:“我没时间吃饭难道你来给我送啊。”


 


“可以啊。”Steve理所当然地说,“现在我有了Tamara,”他拍了拍哈雷的把手,“过来很方便的。”


 


Tony干笑了一声:“别了,这样太麻烦。我会叫外卖的,放心吧。”


 


Steve看起来有点失望,但他只是做了个鬼脸。“……好吧,既然你这么说了。嗯,那下次见?”


 


Tony点点头,对Steve挥挥手:“拜拜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
 


他转身进了公司大楼,没有回头看。刚刚在回来的路上,他收到了Natasha的邮件,但还没好好看。Tony走进了电梯,按下楼层,打开了Natasha的邮件。


 


 


 


亲爱的Tony:


 


终于又收到了你的邮件,我真的太开心了。你给我发了这么多抱歉,我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跟你说“没关系”了LOL。我现在正在北安哥拉的咖啡田中给你写邮件(你会喜欢这里的,这里产的咖啡非常好喝,我一定要带回去一些给你尝尝),今天下雨了,空气闷热又潮湿,但是突然收到你的邮件让我觉得再下一个月的雨也没关系。


 


你在邮件中除了说了217次抱歉之外(我数过了,你别想抵赖),就是问我的近况。可是你对自己的情况只字不提,我们什么时候这么陌生了?你为什么上大学之后就不再和我们联系了?这让人很担心,你知道吗?


 


抱歉,我又不由自主地对你发火了,我在写这封邮件之前,已经跟自己保证过不会发火的。所以让我们重来一次。


 


你在邮件中除了说了217次抱歉之外(我数过了,你别想抵赖),就是问我的近况。可是你对自己的情况只字不提,这样可不好。我想知道你怎么样?过得开心吗?在做什么工作?有没有女朋友?


 


在你回答我这些问题之前,我不会告诉你我的近况的。快点回信小傻蛋,让我知道你很好。


 


 


 


爱你的Nat


 


 


Tony一边看邮件,一边笑着走出了电梯。他还没拐进办公室,Pepper就迎面走了过来。“哦天呐,Tony,你去哪了?你错过了今天中午的董事会!”


 


Tony赶紧放下手机,装做严肃地说:“呃,今天有会?”


 


“我给你打了二十多个电话!”Pepper看起来要咬人了。“但是你没接,别跟我说你又去寻找过去什么的——”


 


Tony举起手,投降地说:“我的错,我的错,我今天忘记带工作电话了。”


 


“你要是再忘记,我就把你的脑袋摁进墙里。”Pepper威胁他说。“赶紧过来,有一大堆的字要你签,签不完别想回去。”


 


Tony乖乖跟着她走了。


 


 


 


14


 


 


 


“所以,你约她去哪啊?”Thor问Steve,“这是一个约会,你得抓紧机会,老兄。”


 


Steve笑:“没想好呢,大概就是到处走一走吧。”


 


“去乡下。”Bucky插嘴说,“去乡下,爬爬山,散散步什么的,符合你肌肉男的小情怀。”


 


Steve有些紧张地拽了拽衣角:“好吧。我看起来怎么样?还算可以?”


 


Tony坐在一边玩手机,就好像丝毫不关心他们聊的话题似的。Thor抱着胳膊说:“你问问Tony,他是最有品味的。”


 


Steve哦了一声,转过身来看着Tony:“Hey,老兄,我看起来怎么样?”


 


Tony慢吞吞地抬起头,简单扫了Steve一眼。“挺好的。”


 


Steve有点不满地走过去,轻轻撞了Tony肩膀一下。“别这样啊,我等一下就跟Peggy出去了,帮我看看啦。”


 


Tony放下手机,一本正经地说:“真的好看,没骗你。”


 


他为了证明自己很认真,还站了起来,绕Steve走了一圈,最后说:“嗯……腰带松一个扣,把衣服掖在里面——别弄得这么规整!”


 


他一脸嫌弃地看着Steve手忙脚乱把衣服全都掖进了裤子里,穿法就好像七十年前的老人家。有一瞬间Tony想说你就这样去吧,挺好。但是最后他的良心占了上风,所以还是走过去,帮Steve又把衣服抽出来了一点,然后还给他整理了一下领子。“……嗯,勉强合格吧。”


 


Bucky在后面起哄说:“帅啊,Stevie,帅啊。要跟Peggy来个浪漫之吻吗?”


 


其他人也跟着乱叫起来,这个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年纪。Steve在他们的大叫声中害羞又有些开心地说:“不——天呐,只是出去走走,好吗?不要乱说了。”


 


Tony也跟着起哄叫了几句,就停下来,坐在一角安静地看着Steve。他握紧了手机,想低头装作看短信,却又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太不礼貌了。


 


似乎每个人都很高兴,只除了Tony。


 


他们又闹了一会,然后Steve看看表说:“我该走了,伙计们。所以,去爬山,然后晚上吃个饭,再看场电影?预计我会在十点前回来。”


 


Sam难以置信地看着他:“……你为什么连约会也要计划得这么井井有条?得了吧Steve,十点回来,太早了。”


 


“我得十点回来,”Steve摸了摸头发,“明天有球队训练,我有个新的战术计划想做出来,所以晚上回来做。我和Peggy有十个小时的约会呢,足够了。”


 


所有人都发出了恨铁不成钢的咒骂声,Steve却没当回事。“我走了!——哦对了,我应该买什么礼物送给她吗?需要送花吗?”


 


Clint靠着桌子斜眼看他:“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十点回来,那我认为你送什么礼物都是没用的。”


 


Steve摊开手,一脸无辜:“十个小时的约会,好吗?我已经做好计划了,只要按照那个来,晚上十点前完成目标绰绰有余。如果我九点半回来的话,那我们就要开个会,好吗?下次的比赛就在一个月之后了,我可不想输。”


 


这下就连Thor也叫了起来:“Bro,你太没情调了!”


 


“逊毙了,Stevie。”


 


“我们的球队队长沉迷于比赛,连女朋友的约会都要按计划来。”


 


Steve鼓起嘴巴:“Hey!Peggy还不是我女朋友呢。”


 


“大概她这辈子都不会是了吧。”Bucky翻了个白眼。“说真的Steve,她不会喜欢你的,我可不想要个晚上十点就着急回学校的男朋友。”


 


Steve最后整理了一下衣领,打开门要出去了。“——好吧,你们,我可记着了。”他笑着指着屋子里的人,“我会报复回来的,晚上见,好吗?”


 


大家懒洋洋地说:“晚上见——”


 


Steve走了出去。


 


Tony立即站了起来,指了指门口,又指指自己:“呃……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,所以我也先回去了。”


 


他不等其他人说什么,就赶紧也跑了出去。Tony出门就看见Steve刚到走廊拐角,于是马上喊:“Steve!”


 


Steve停了下来,回过头来。Tony跑了过去,等跑到Steve面前时,却突然说不出话了。“呃——hi。”


 


Steve眨眨眼睛:“……Hi?”


 


我他妈的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傻逼了。Tony心想。然后他闷头闷脑地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车钥匙,狠狠塞到了Steve手里。“……你通过驾照考试了吧?开车去吧,根据我的经验,约女孩儿总要开车的。”


 


Steve一愣,立即下意识地要拒绝:“不Tony……”


 


“拿着吧。”Tony很坚决地说,“会用到的。这样你们就不用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走路和等车上面,而且她们总是觉得开车的男人很帅。”


 


Steve忍不住笑了:“老天,女孩子可真单纯。”


 


Tony耸耸肩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。“是啊,所以要好好对她们。祝你成功Steve。”


 


Steve接过了车钥匙,小声说:“谢谢,Tony。”


 


 


 


“所以你就愚蠢地把车给Steve开了,因为这样他的成功率会更高?”Natasha在电话里高声说,“Shit,Tony,这么蠢的事你怎么做出来的?——我不是说Steve跟Peggy在一起有什么问题,但是你也不需要这么给他加油鼓劲儿——”


 


“我没有啊,我只是,呃,”Tony肩膀夹着手机,有些垂头丧气地说,“……好吧,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好,一开始我确实是想给Steve加分的——”


 


“真伟大。”Natasha尖刻地说。


 


“——后来我的动机就不纯了。”Tony小声咕哝道。


 


“可为什么我看你的动机简直纯得跟小学生一样。”Natasha听上去还是很生气,“天呐我怎么会和你这个蠢蛋做朋友?你为什么要把车——”


 


“因为我觉得如果Steve开车的话,速度可能更快啊。”Tony撅着嘴说,“他说他有约会的计划,而且在十点前可以完成。所以要是他开车,可能会在晚上八点就完成任务,这不是减少了他和Peggy独处的时间吗?”


 


Natasha停住了,又认真思考了两分钟,最后不情愿地说:“……好吧,你这么算的话也没错。但是他也有可能余出更多时间和Peggy呆在一起呢?”


 


“我不知道,Nat。”Tony低下头去。“我不知道。我冲出去的一瞬间只是想让他开车去,但是我马上就后悔了。我不想他和Peggy坐在我的车里,想一想我就觉得很生气。”


 


“但是你最后还是借了。”Natasha的语气平静了一些。


 


“……对,我最后还是借了。”Tony抠着实验桌的一角,“当时我的脑子里过滤掉了大概一百万种方式能让Steve提前结束约会,但是我却选了最蠢的那一种。”


 


Natasha停了一小会,才开口说:“……那是因为你希望他开心。”她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,“你希望他开心。就算你不情愿,想要破坏这个约会,却也还是希望他能开心。”


 


Tony笑了一下,轻轻说:“……我他妈真伟大。操他的。”


 


 


 


TBC

【盾铁】小幸运11-12(学院au

阿浓:

11


 


 


 


Steve在周四上午收到了Natasha回复的邮件,当他听见叮的一声时,马上拿起手机,看见未读邮件提醒。


 


他笑起来,赶紧打开看。Natasha回复得挺长,似乎终于不生气了。


 


 


 


亲爱的Steve:


 


你终于给我写邮件了,我还以为你打算放任我在这炎热的安哥拉自生自灭呢。


 


你回到纽约了?怎么样,一切都有变化吗?交到新朋友了没有?你应该多出去走走,去哪里度个假,放松一下。我听说Bucky去了新西兰,或许你可以跟他联系一下,去那边玩一段时间再说。


 


我在这里挺好的,除了很热和蚊子很大之外,没有别的问题。我得给你看看现在我的肤色【图片】。怎么样?是不是很漂亮?我觉得我已经变成了一只棕色的熊,还是很瘦的那种。另外我打算下个月回纽约休息一下,已经在办理手续了,到时候见面吧!


 


PS:你遇见了Tony,然后呢?心情怎么样?我不想承认我看见你告诉我你遇见Tony之后,我尖叫了,所以只好把它写在Ps里面,这会让我看起来比较冷静。他还好吗?你问问他当年为什么不回复我们的邮件?是换邮箱了吗?


 


哦天呐,我的问题好像有点多,看上去一点都不冷静。好吧,告诉我你俩的近况。


 


 


热切期待你的回信。Nat


 


 


 


Steve忍不住再一次咧嘴大笑。他想了想,退出邮箱,给Tony发短信:[我收到了Nat的邮件,她问你怎么样,为什么不给她回复邮件?]


 


Tony几乎是秒回:[Nat?]


 


然后下一秒Tony就把电话打了过来。Steve接起来:“你好,这里是Rogers,请问你找谁?”


 


“啧,我小时候玩过的花样。”Tony嘶了一声,“别闹啦。你联系到Nat了?”


 


Steve点点头。“是啊,我们一直保持联系。”


 


Tony拖着声音说:“哦——”


 


Steve转了一下椅子,面向窗户,看着外面那棵歪歪扭扭的大树。“嗯……毕业之后我们试图联系过你很多次。我在大二的时候还在坚持给你发邮件。”


 


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,然后Tony低低地问:“……你去CCA了之后联系过我了?”


 


Steve嗯了一声,想起当时自己那种难以言说的心情。“是的。我,Nat,Thor,我们都联系过你。但是没有显示过已读,我还给你打过电话,可电话也注销了。”


 


Tony略带尴尬地哈哈了一下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轻松。“Hey,咱们非得说得这么直白吗?好吧,我那个时候有点事,所以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掉了,抱歉。”


 


“所以你不用原来的邮箱了,是吗?”Steve温和地问。


 


Tony有些焦虑地敲了敲桌子。“对,我不用了。就是,呃,十年没有登录了吧,不知道那个号还能不能用。”


 


Steve安静地等了一会,最后说:“……好。”


 


Tony深吸一口气,开始不停地打响指。“我等一下会把新的邮箱发给你,帮我给一下Nat?顺便你把Nat的邮箱也给我,我会和她道歉的。”


 


“……或许她要的不是道歉。”Steve轻轻说,“我们只是——嗯。”


 


Tony张了张嘴,最后再一次说:“……我很抱歉,Steve。”


 


 


 


Tony还和小时候一样,出了事情就想买礼物。所以当第二天Steve打开房门,看见门口一辆崭新的哈雷时,眼睛都要瞪出来了。“……Tony?”


 


Tony站在哈雷旁边,有一点拘谨。“呃,好吧,惊喜。我是说,为了表达歉意。我想了一个晚上,虽然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,但是我觉得还是要道个歉什么的。”


 


Steve关上了门,走下台阶。“……天呐,你不需要,你不需要买这个。”


 


“都是小钱。”Tony故作轻松地说,但是眼睛却一直在不安地观察Steve的表情,“……你不会生气吧?我是说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……”


 


“你不需要道歉。”Steve走到Tony身边,柔声说,“我没有怪你,别道歉。”


 


Tony抬眼看着他,试探着说:“所以……你没生气?”


 


“不,我挺高兴的。”Steve拍了拍哈雷的把手,“但是这个礼物太贵重了——”


 


“都是小钱。”Tony再次重申,“真的,不贵。拜托你接受她?如果你不要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带她回去。”


 


Steve笑着抿起嘴巴,隔了一会才说:“……好吧,谢谢你。”


 


Tony这才笑了出来。他拉了Steve一把:“坐上去看看,介意带我去溜达一圈么?”


 


Steve眨眨眼睛,转身拿过头盔给Tony戴上。“当然不,Mr. Stark。你想去哪?随时为您服务。”


 


“要不然我们骑到德克萨斯州吧,”Tony开玩笑地提议说,“这是一段漫长的旅途,我会付你小费的。”


 


“乐意效劳。”Steve跨上了车,“上来吧。”


 


Tony坐在了Steve身后,哈雷轰鸣了一声,蹿了出去。Tony抱着Steve的腰,大声说:“卧槽,我还真没骑过这玩意,风太大了!”


 


“但是这样更自由!”Steve也大声回答,“我们不会遇见堵车的,我可以从小路穿过去!”


 


Tony欢呼了一声,看着道路两旁飞奔而过的商店和大树。他搂紧了Steve的腰,开心地大笑着。


 


这时Steve偏过头问Tony:“我用过你给我的软件了,它给我推荐了很多地方,我都很想去!”


 


Tony往前坐了坐:“是吗?那你想去哪?”


 


Steve顿了顿,然后说:“……环游世界?我猜?我可以先从环游美国开始,然后一路向南,从墨西哥到秘鲁,顺便还能做个志愿者——你觉得怎么样?”


 


Tony的笑容僵住了一些。Steve也跟着沉默了,然后鼓起勇气追问了一句:“——Tony,和我一起,好吗?”


 


Tony没说话,只慢慢低下头,把脑袋靠在了Steve的后背上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12


 


 


 


“你以后想做什么呀?”Tony在社会课上问Steve,“你要考CCA,所以是想做摄影师?还是设计?”


 


Steve认真做着笔记,随口说:“设计吧?摄影也挺好的,但是我应该不会申请摄影系。”


 


Tony想了想,问:“为什么呀?”


 


Steve耸耸肩,转过头对他笑了笑。“买架相机都够我一年的学费了,那个专业要好多钱。”


 


Tony哦了一声。“……说的也是。”


 


Steve看了一眼前面老师的板书,又问Tony:“你呢?以后想做什么工作?”


 


“我啊?我想做个自由职业者。”Tony兴奋了一点,“我想在30岁以前环游世界,一边打工一边赚路费,怎么样,是不是屌爆了。”


 


Steve扬起眉:“你真是个浪漫主义者。”


 


“可能吧。”Tony笑嘻嘻地看着他。“怎么样?要不要和我一起?我们可以先从环游美国开始,然后一路向南,从墨西哥到秘鲁,顺便还能做个志愿者。”


 


Steve笑着摇了摇头,温和地说:“你为什么不找Bruce和你一起呢?你们俩不是关系更好?”


 


Tony的笑容稍微收回去了一点,顿了一下说:“……哦,你提醒我了,等我去邀请他试试看。”


 


Steve点点头,继续记笔记了。Tony扫了一眼前面的PPT,趴在了桌子上。


 


两个人沉默了一会,Steve突然又跟他说:“哦对,我们周日的橄榄球比赛赢了,我是MVP。”


 


Tony干巴巴地笑了一下:“真厉害,恭喜。”


 


Steve抿着嘴巴笑:“还可以吧。”


 


Tony咬住嘴唇,忍了半天,忍住了。Steve继续说:“晚上我们去Thor家里庆祝了,玩到好晚才回去。”


 


Tony还是没忍住:“哦……都有谁啊?”


 


Steve晃了晃笔:“很多人啊,Thor家够大,床上挤下10个人都没问题。”


 


Tony心里有点不舒服,于是说话也尖刻起来:“呵,你们都玩到床上去啦?”


 


“是啊,人太多,地上坐不开,所以好几个人坐床上了。”Steve好像没听出他的讥讽,还一脸认真地解释,“——不过Thor说你去过他家,所以你应该知道吧?就他房间那张大床。”


 


Tony扭过脸去,自己憋了一会,最后到底没绕过自己心里那个坎:“……都有谁去了啊。”


 


Steve有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。“就是球队里的所有人,Nat和Bruce也去了,Scott带了两个朋友,哦对,还有Peggy。”


 


Tony假装不知道地问:“谁是Peggy?”


 


Steve耸耸肩:“十二年级的,拳击社团的,Thor也认识她。”


 


Tony让自己看起来一点都不羡慕:“是嘛,早知道周日我也去了,但是周日我太忙——”


 


 


 


“我好羡慕!!”Tony趴在桌子上跟自己较劲,声音埋在胳膊里显得闷闷的。“我好羡慕羡慕羡慕羡慕羡慕羡慕羡慕羡慕!!”


 


Natasha安抚地拍拍他的脑袋。“我让你去你不去,现在羡慕已经晚了。”


 


“可是我以为Steve会和Peggy出去,你知道的,比赛之后来个约会什么的。”Tony抬起脸,太阳穴那里被衣服压出一个印子。“早知道我就跟你一起去了……”


 


“真可惜,我们玩得可开心了。”Natasha坏心眼地笑着,“最后还玩了蒙眼亲亲游戏,你猜Steve跟谁亲了?”


 


Tony立即说:“我不想知道。”


 


“——和Bruce。”Natasha骄傲地宣布说,“Bruce蒙着眼睛随便抓了一个人,结果就抓到Steve了。”


 


Tony觉得松了一口气。


 


“你的表情松懈地太明显了,亲爱的。”Natasha打开她的三明治,咬了一口。“我饿死了,你吃不吃?我买了两个。”


 


Tony点点头,接过来。他也咬了一口,想了想说:“你说我怎么才能送Steve一个相机,但是不被他发现呢?”


 


Natasha剧烈地咳嗽了两声,脸都涨红了。“……啊?你要送Steve相机?别想了,他不会要的。”


 


“但是他好像也挺想学习摄影的。”Tony慢吞吞地嚼着火腿片,“我算过了,如果我们保持现在打工的频率,在毕业之前Steve可以攒够CCA前一年半的学费。”


 


“天呐,你能把你天才的脑子用在别的地方吗?”Natasha瞪着他,“算学费这种事你就别管了,如果Steve知道你还想赞助他相机,信不信他的自尊心会受到一万点暴击。”


 


Tony低下头,咕哝说:“不知道哪来的莫名其妙的自尊心……”


 


“每个人想法都不一样嘛。”Natasha晃了晃腿,“好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要听吗?”


 


“什么好消息?”Tony无精打采地问。


 


“我们那天晚上在Thor家玩的时候,Steve问我你怎么没来。”Natasha笑得鼻翼都皱了起来。


 


Tony感觉一上午的阴霾突然一扫而光:“啊,真的啊?他可能就是,呃,随便问问吧。”


 


“你笑得鼻涕泡快冒出来了,甜心。”Natasha亲切地说,“别笑了,好蠢。”


 


Tony赶紧啃三明治掩饰表情,可是吃了几口他又想起来别的事,好心情马上降低了一些。“呃……Nat?所以Steve和Peggy在一起了吗?”


 


“我不知道。”Natasha做了个鬼脸。“那天晚上他俩和普通朋友一样,Steve跟她聊了拳击社团的事情,但是没看出来在一起了。”


 


Tony略带失望地哦了一声。“好吧。”


 


Natasha瞅他一眼:“怎么,你还想他俩赶紧在一起啊?”


 


“呃,说不好。”Tony三口两口吃光了三明治,然后擦擦嘴,“就是好奇吧,想快点看见结果。其实在不在一起跟我有什么关系呢,又不是我恋爱。”


 


Natasha轻轻踢了他小腿一下:“你能想通就行。去给我买咖啡,午休快结束了,我担心下午的家政课会睡着。”


 


Tony嘲笑她:“我当时就说你别选家政课,你偏要选。”


 


“那是因为我当时想学习烤饼干。”Natasha生气地说,“结果我们居然还要学习织毛衣和缝扣子,而且烤糊的饼干还得自己吃掉,我恨Benjamin小姐。”


 


“听说她会把你们做好的饼干和蛋糕都吃掉,是真的吗?”Tony问。


 


Natasha撇撇嘴:“谁知道呢,但是我们每次做好的蛋糕最后都会留在家政课教室里,没人知道Benjamin小姐怎么处理它们。”


 


“……她可能真的吃掉了。”Tony断定。


 


“管它呢,我要想办法熬过今天下午才是正道。”Natasha翻了个白眼,“今天我们要学习如何打扫厨房,听说Benjamin小姐会把桌子上涂满色拉油,然后让我们擦掉。”


 


Tony打了个冷战:“……操,真可怕。”


 


 


 




TBC